首页  »  其它小说  »  【父亲节的礼品】
【父亲节的礼品】

黄色网站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玛丽.安恩坐在她的房间里哭着。

为了找到一件合适的父亲节礼品,她几乎跑遍了全镇。由於她的父亲杰夫什麽都有,因此很难找到让他惊喜的礼品。而玛丽.安恩自从去年满18岁以後,一直未能找到工作,因此不可能花很多钱去买那些贵重的礼品。

正当玛丽.安恩几乎要放弃希望时,她看见了放在床脚上的报纸。一幅广告在她眼前出现∶《特别推出°°父亲节回锅肉丁》。

她破涕为笑,她已知道该送给父亲什麽礼物了。尽管那年她还是个婴儿,但仍能记得她母亲在国庆节聚餐时被烧烤的景像,她想要为她的父亲做类似的事。
玛丽.安恩马上开始进行准备。

她从她的叔叔那里借来了一个很大的煮肉铁锅,那是以前猎人们炖煮整头野猪用的。用她仅有的一点钱买了足够的土豆、洋葱和其它作料。她带着买来的东西跑进厨房,找到年轻漂亮的继母--帕特,她需要帕特的帮助。

帕特好奇地问∶“你拿这些东西来做什麽?”

她告诉帕特∶“我要让爸爸在父亲节那天得到一件惊喜礼物,我将送给他一道美味的节日美餐。”

帕特想起了当年烧烤玛丽.安恩母亲的情景,那时候自己还是个7岁的小女孩┅┅

“他最喜爱回锅肉丁和野餐烤肉。”帕特回忆着说,接着疑惑地看着玛丽.安恩∶“但是你怎麽能负担得起昂贵的小牛肉?”

玛丽.安恩驯顺地回答∶“我不使用小牛肉。”

“你将使用什麽?”

玛丽.安恩低着头看着地板,小声地答复∶“我!”

帕特开始被震惊了,但很快露出满意的微笑。她和杰夫早就想举办一次隆重的招待会。

她好奇地问∶“为什麽选择回锅肉丁?”

玛丽.安恩答复∶“我只是凭感觉,它听起来很好,而且爸爸一向喜爱回锅肉丁。”

帕特又问∶“你敢打赌他会同意这样做?”

“我┅┅不瞒你说,爸爸早就对我的身体垂延欲滴,只是嫌我瘦了点。几个月前当你出差在外时,他每天都和我性交,从那以後我就怀孕了。现在我的体重增加了30磅,你没发现我的屁股和乳房比以前大多了吗?”

“没关系┅┅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些!”帕特笑着说∶“如果你打算明天完成这件事,有许多准备工作需要做。”

“我知道。”玛丽.安恩回答。

帕特看着她性感的继女儿,心里盘算着各种需要准备的事项和怎样利用所剩无几的时间。她开始揉搓自己潮湿的阴户,并决定今天一定要玩够女孩的鲜嫩阴户。帕特立即把她的计划付诸行动,她微笑着说∶“第一件事情是┅┅准备好你自己的身体。”

玛丽.安恩疑惑地看了看帕特,帕特继续说∶“我们首先必须剃光你阴户上的阴毛。”

玛丽.安恩早就想要剃光自己的阴户,并且认为让帕特动手是最佳选择。两个女孩飞快地跑进洗澡间,帕特取出剃刀等用品,玛丽.安恩则脱得精光仰卧在凳子上,高高抬起叉开的大腿,让自己的阴部和小腹充份暴露。

帕特用热水浸湿玛丽.安恩浓密的棕色阴毛,并涂抹了许多剃须膏。当她涂抹到玛丽.安恩的阴蒂时,帕特的手在那里轻揉了一下。帕特注意到玛丽.安恩的颤抖和渴望爱抚的眼神。

帕特拿着剃刀小心地剃掉少女阴阜、阴唇和肛门附近的阴毛,很快她的阴部就变得像婴儿一样白嫩光洁。当帕特冲洗乾净玛丽.安恩屁股上的肥皂沫後,她发现女孩深红色的阴道口微微地颤抖着,并涌出透明粘稠的蜜汁。

帕特抑制不住地把她的舌尖伸进女孩的阴户里,使劲地吸食着那甘甜的少女淫液,轻咬那诱人的阴蒂,舔食着粉红色的嫩肛门。玛丽.安恩的性高潮很快来临,她浑身哆嗦,大声地呻吟着。

两个女孩开始剧烈地互相抚摸对方的肥嫩屁股和乳房,使劲的舔食对方红润潮湿的阴户和肛门,她们整整玩了两个小时,直到她们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当两个女孩终於离开洗澡间时,玛丽.安恩说∶“你那魔术般的舌头使我几乎想要取消明天的宴会。我真想让你舌头永远留在我的阴户那里。但我还想得到爸爸另外的恩赐,并把我的一切献给他。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准备明天的肉宴。”

两个女孩赤身裸体地走进了厨房,她们打电话给所有的朋友,邀请他们参加明天的盛宴。然後她们一边商量明天的菜谱,一边削土豆皮和剥洋葱。眼泪从她们美丽的脸颊上流下,流过粉红的乳头和洁白的肚皮,一直流到她们大腿中间那柔软潮湿的秘处。

女孩们把完成的蔬菜放进冰箱,然後互相紧搂着,在玛丽.安恩的小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玛丽.安恩醒来并从床上跳下地来,帕特和杰夫已吃完早餐出去了。玛丽.安恩能争取更多的时间来进行最後的准备,她要在宴会前让大家大吃一惊。为此,她不得不牺牲她那齐腰长的棕色头发。

她在镜子前看了自己一眼之後,坚定地拿起了剪刀。她用手抓住一把头发,闭上眼睛。她听见了剪刀的声音,她继续剪着,长头发纷纷落向地板。不久,她的头发布满了卧室的地板。

然後,玛丽.安恩去了洗澡间,并且在她的头上涂满了爸爸的剃须膏。她用爸爸的剃须刀仔细的剃去剩馀的头发,她的头现在就像她的阴户一样光秃秃的。她在镜子里欣赏了她自己,她很满意,并有点遗憾,应该早点体现自己这种特殊风貌。

玛丽.安恩然後剃掉了眉毛,她现在头和脸同以前完全不一样,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她不想让任何毛发进入回锅肉丁里。

玛丽.安恩跑下楼梯,费尽力气把大铁锅拖到院子里的煤气灶上。她用浇花水管向里面加了大半锅水,在帕特、爸爸和客人们来到之前,玛丽.安恩赶紧回到她的房间,她不想要任何人在开始之前看到她现在的模样。

帕特和杰夫回家了,杰夫注意到院子里的煮肉锅。他问帕特∶“外面这个大锅是做什麽的?”

帕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兴奋,平静地说∶“它会让你大吃一惊,但现在最好不要再问任何问题。”

客人们陆续到达,不久,院子里已有十几个客人了。帕特为每个人送上了饮料,大家都在互相问候并热烈地交谈着。

玛丽.安恩通过卧房窗户看着人群,她知道是开始的时候了。玛丽.安恩感到十分紧张和激动,她能想像人们看见她的裸体後的激烈反应。除了父亲和帕特外,还没有人看见过她的裸体。玛丽.安恩鼓起勇气,推开院门走出去。

当她紧张地走近人群时,每个人都停止了他们的交谈,所有目光都盯在她那赤裸的年轻身体上。

杰夫看着她,用愤怒的声音问道∶“什麽事使你变成这样,年轻的女士!你的头发呢?”

对父亲的愤怒丝毫不感到吃惊的玛丽.安恩说道∶“父亲节愉快!亲爱的爸爸。我为你安排了一个特殊的宴会。我将请你品尝特殊的美味。而我就是你的美味!”

杰夫哑口无言,他回忆起在烧烤架上转动的妻子的形象。想到在锅里沸腾的女儿的白嫩肉体,他感觉到阴茎开始膨胀。杰夫也感到有点伤感,他即将失去自己的女儿。他知道她正在给他世界上最好的礼品,他更爱她了。

杰夫走向他的女儿,紧紧地搂住了她,含着眼泪说∶“你使我成为世界上最骄傲的父亲。我爱你!”

两人都哭了,玛丽.安恩激动地说∶“爸爸,应该开始了。你知道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煮好回锅肉丁。另外,我希望趁我还活着时,得到你和朋友们更多的恩赐!”

玛丽.安恩抓住父亲的手,引导他到自己那潮湿肿胀的阴户。在热烈的欢呼和鼓掌声中,杰夫和客人们纷纷脱光自己的衣物,男人们的阴茎都已高高昂起,女人们的眼睛开始发亮,她们的阴户迅速潮湿起来。

玛丽.安恩仰面躺在花园的长条凳上,高高跷起雪白丰满的大腿,然後用双手抱住自己叉开的两腿,使小腿贴在硕大乳房的两侧,让自己肥大白嫩的屁股、潮湿柔软的阴户和可爱诱人的粉红色肛门充分暴露出来,以便於父亲及其它客人们插入和玩弄。

杰夫把脸贴近女儿柔软的阴部,贪婪的闻着少女阴部的芳香,两手扒开她那潮湿红润的阴唇,显露出热气腾腾的阴道口。几个月前那里还是粉红色的,而现在是紫红色的。

凭经验,他估计女儿已有3~4个月的身孕,这个时期的女孩肉是最滑嫩、最美味和最富有营养的。

他用粗长的阴茎狠狠地插进女儿淫水泛滥的阴道,开始用力地抽动。他心里很明白,这是最後一次奸淫自己的女儿,再过几个小时,他只能食用她了。
几分钟以後,杰夫大叫一声,浑身抽搐着,把浓厚的精液射进女儿深邃温暖的阴道深处。

当脸色红润娇艳的玛丽.安恩用柔软的小嘴允吸父亲那沾满精液和蜜汁的粗大阴茎时,其他男人们和女人们围了过来举行“告别仪式”。几个男人用铁棒似的阴茎轮番插入她的阴户并抖动着射精,女人们则用火热的嘴唇亲吻她的全身,并揉搓着各自湿淋淋的阴户。

玛丽.安恩全身不断地颤抖着,毫无顾忌地大声淫叫着,汗水、口水和精液涂满了她洁白丰满的身体。

过度的性交使她的阴户开始疼痛,大量的精液和淫水溢出阴道口,流到肛门和大腿上。一个男人藉助液体的润滑,开始进入她紧缩的肛门。

玛丽.安恩尖叫起来∶“对不起!我还来不及灌肠,那里边都是粪便┅┅”
“没有关系!”正在进入的男人笑着说∶“你也不用大便和灌肠,一会儿就要全部取出它们了!”

一个小时以後,大家完成了欢送玛丽.安恩的“礼节”,都在喘息着休息。
玛丽.安恩几乎完全瘫痪并陷入半昏迷状态。帕特拖过来一根长长的给花园浇水用的胶管,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流冲洗着玛丽.安恩的全身并使她清醒过来。

杰夫一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剔肉刀,另一手拎着一个大铝盆,来到女儿身边∶“亲爱的,不能让客人们乾等几小时,最好让他们先品尝一些奶油杂拌和开胃酒来消磨时间,你看怎样?”

玛丽.安恩媚眼如丝地笑着回答∶“噢!亲爱的爸爸,那正是我想说的。如果可能,我想和大家一齐品尝完自己的内脏杂拌後再死。”

“那绝对没有问题,亲爱的!我现在正给你注射高浓度吗啡合剂,既可以止痛,又可以使你高度兴奋,还能增加你肉体的香味。真可谓一举三得!”帕特一边用注射器扎入玛丽.安恩的颈部静脉,一边笑着说∶“你打算让谁来剖开你那美丽的肚子呢?”

“还用说吗,当然是亲爱的爸爸和你了!”玛丽.安恩笑着,作了个鬼脸∶“不过我要看着你们动手!我从来没有看过自己肚子里的东西。”

客人们饶有兴趣的围在周围观看。

为了让女儿清楚地看到全过程,杰夫抱起玛丽.安恩赤裸滚热的身躯,把她放在乘凉的躺椅上,接着把女儿的大腿向两侧拉开到最大角度,用绳子捆在两边的树上。

杰夫把阴茎插入女儿的阴户开始抽动,当他感到女儿的高潮来临时,向手持刀子的帕特点了一下头。

帕特对玛丽.安恩说了一句∶“抱歉,亲爱的,我动手了!”

刀尖扎进玛丽.安恩柔软的上腹部,然後迅速拉动刀锋通过女孩的肚脐,切过微微突起的小腹,一直切到肥厚的阴阜为止。令人惊讶的是,玛丽.安恩只是短促地哼了一声,然後就若无其事般的盯住自己腹部的大切口,好像那是别人的肚子。

“麻醉效果很好!”帕特满意的嘟囔着。

切开的肚皮像被小船冲开的波浪一样向两边翻起,厚厚的切断面上,雪白的皮肤、淡黄的脂肪、紫红的腹肌和腹膜层次清晰地显示出来。随着鲜血的渗出,深棕色的胃,紫色的横结肠和红色的大小肠也慢慢涌了出来。

帕特接着在女孩的胸骨下面和耻骨上面分别横切了两刀,刀口很长,几乎切到了後腰。然後把玛丽.安恩的肚皮像一本书一样向两边打开,整个腹腔内脏完全显露出来。帕特利索地将女孩的肠胃、肾脏都切了下来,放进盆里,粘滑的肠子像蛇一样缓慢的在盆里扭动着。

在切割过程中,玛丽.安恩只感到一些钝痛。她的肚子现在变的空荡荡的,只有直肠、子宫和膀胱被保留下来。女孩试着捏住自己的直肠向下捋去,一些黄色的粪便混合着白色的精液被挤出已经松弛的肛门。

“真有意思,一点也不痛┅┅能给我冲洗一下吗?”

当帕特用水冲刷女孩的腹腔和直肠时,玛丽.安恩开始用手抚摸自己像小甜瓜一样大的子宫和被父亲粗壮的阴茎撑得满满的阴道。

“那是我们爱的结晶,亲爱的爹地!我希望那是个女孩,那样你就可以一次享用两个女儿的奉献了。”玛丽.安恩娇媚地看着杰夫说∶“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快点射精吧!亲爱的爸爸,客人们都等急了。让我们尽快完成这最後的性交,好吗?”

当杰夫抖动着射出最後一滴精液时,围观的男女宾客们开始热烈地鼓掌,许多人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情。

帕特把女孩的两个卵巢剪了下来,“让我们提前尝个鲜好吗?这东西对女人最滋补!”一面把一个卵巢塞进玛丽.安恩口中,一面迫不及待地放进自己嘴里一个,开始慢慢地咀嚼和品味。

“味道真是不错!”玛丽.安恩回应着说∶“如果可能,我真想尝尝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被嚼碎的卵巢,混合着唾液,黏糊糊地从女孩食道的切断处流淌到她紫红色的空洞的腹腔里。

当几个女士自告奋勇地翻洗切下的女孩肠胃和肾脏并开始制作奶油杂拌时,玛丽.安恩被搀扶着走向煮肉锅。当她进入锅中的水里时,玛丽.安恩打着哆嗦对帕特说∶“赶快点火,这水是冷的,我们应该首先加热它。”

脸色苍白的女孩努力保持着镇定和身体的平衡,在她被煮之前,玛丽.安恩不想被淹死,那将会破坏整个聚会的气氛。

帕特用一根火柴点燃了煤气灶。蓝色的火焰跳动着吞没了煮肉锅的底部,发出了“滋滋”声。帕特拧小了火焰并跟玛丽.安恩说∶“我不想太快煮熟你。我想让你尽可能多的享受聚会的欢乐。”

尽管如此,锅里的水仍然逐渐温热起来。玛丽.安恩能感觉到热量从锅的底部传上来,她的脚和屁股首先感到了锅底的高温,不得不经常摆动着身躯。她把一只手放在两腿中间,露出一丝微笑。她开始玩弄自己的阴户,并逐渐进入性高潮。

她能感觉她的阴户开始渗出蜜汁并与水混合,这将是额外添加的性感香料。想到每个吃她的人,都能品味自己的阴户蜜汁,使玛丽.安恩很快高潮迭起。
小水泡在水里开始升起,玛丽.安恩浸在水中的皮肤变得明亮起来。疼痛首先从她的眼睛中表现出来,大颗的汗珠开始从白净的额头上滚落到水中。

玛丽.安恩看着她的父亲说∶“亲爱的爸爸,我的身体正在开始被烫伤。”
杰夫答复她说∶“如果你想要停下,你可以出来。但是我无法让你存活得太久。”

玛丽.安恩的声音抖动了∶“我并不是想停止,爸爸。我要留在里面。我一定要送给你最好的父亲节礼物。”

帕特走到锅边,热情的吻了玛丽.安恩,将已经烧好的一些奶油杂拌喂给她吃。女孩努力地嚼着自己的内脏,露出欣慰的微笑,它们的确味美。当帕特把大量食盐和辣椒面倒进锅里时,一些辣椒粉被吸进女孩的鼻子,玛丽.安恩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水开始沸腾,剧烈的疼痛扭曲了玛丽.安恩美丽的脸。玛丽.安恩幼嫩的胸脯上开始出现大片的水泡。

她真想大声的尖叫,但她压抑着难忍的的疼痛,只是闷声的呻吟着。即使这样,这些声音还是被每个人所听见。她用尽最後的力量在水面上保持镇定,她现在除了头以外,全身都滑进了沸腾的水中。

蒸汽充满了她的咽喉,她这次确实尖叫了,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高热的蒸汽已经灼伤了她的声带,玛丽.安恩感到自己的嘴像是着了火似的,而身体的疼痛感反而正在逐步减退。

她感到沸腾的水不断地推动她的身体上下起伏,她吃惊的发现,一切疼痛突然停止了。这表明身体的神经末端已被完全破坏了,玛丽.安恩将经历最後的舒适,直到彻底死亡。

她最後的动作是∶摸了摸一侧的乳头,它毫无知觉地掉进沸腾的水里。又摸了摸另外一侧的乳头,感觉那里硬硬的,然後也掉了下来,落入手心里。她从水里挣扎着,举起她的软弱的手,把乳头放进嘴里。她舌头上的味蕾大部分已经失效,但恰好可以品尝她的煮熟的乳头。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苍白的皮肤泛泛挂在骨节上面,看起来随时可能掉落。当她的手落回沸腾的水里时,她没有感到任何疼痛。黑暗笼罩了玛丽.安恩,她的头开始向沸腾的水中滑入。

杰夫及时地用凉水浸过的毛巾裹住她滚烫的头,示意帕特拿起刀子。

“她已经死了,切下她的头!”他说。

帕特用刀子在女孩脖子上轻轻一划,煮熟的细嫩脖颈就断开了,一层油花飘在水面上。

“先把她的舌头拽出切下来,再把头骨锯开,取出脑子,挤出脑浆来做色拉酱。”

当少女洁白的身体消失在沸腾的汤锅里时,围观的每个人都开始流口水。沸腾的水一遍又一遍在锅里推转着玛丽.安恩的身体。

大约30分钟後,她被捞了上来。玛丽.安恩的骨头和胸腔里的内脏被取出来,她的阴户连同阴道和子宫、肛门连同直肠,以及膀胱都被完整的剜了下来。它们仍然那样诱人,它们将被分别作成几道特色菜。

玛丽.安恩肥大圆润的屁股和其它的肉体被剁开成拳头大的肉块,放回锅里再次炖烧。帕特向锅里加进了大量的土豆和洋葱,那是她和玛丽.安恩昨天晚上一起准备好的。

乳白色肉汤散发出的浓香,使帕特联想起少女阴户蜜汁的味道。玛丽.安恩的肉体继续在炖烧,每个人都已十分饥饿,玛丽.安恩的香甜气味和过度的饥饿正在把他们逼疯。

几个小时後,玛丽.安恩的回锅肉丁总算完成了。帕特关掉灶火,用滚烫奇香的回锅肉丁填满每个人的盘子。用玛丽.安恩的心、肝、肺、脾以及舌头、阴户(包括阴蒂和大小阴唇)、阴道、子宫、肛门、直肠、膀胱和脑浆调制的性感色拉拼盘,受到了最大的欢迎。

杰夫仔细品尝味道後,对帕特说∶“这是我曾经吃过的最好的回锅肉丁。但我必须承认烤肉还是要更加美味一些。我不想破坏玛丽.安恩的计划,所以没有告诉她。”

帕特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当她把计划告诉我时,我也没说什麽。我要让她实现她的理想。”

当杰夫吃完第二盘肉时,他开始与帕特讨论关於女人肉体的问题∶“帕特,你曾经长时间考虑一件事情,你还记得是什麽事吗?”

帕特想起他们烧烤杰夫第一个妻子时的情景,她当时感到极大的羡慕,她一直希望自己也变成烤肉,但是一直都没能实现。

帕特答复说∶“是的,我记得。假如再遇到类似的节日,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排好下一次肉宴。”

杰夫再次装满了他的盘子,他想到了吃他现任的美丽妻子,并说道∶“我肯定你能猜到我现在想的一些事情。”

杰夫继续吃着,并觉得咬到了一些硬东西。他从嘴里拿出来看,那是玛丽.安恩的一节小手指的骨头。杰夫举起它来,笑着说∶“它看起来多麽美妙。”
每个人都笑了起来,欢乐的宴会继续进行着。一直到将近半夜,最後一个客人才高兴的离开。大铁锅里的肉去掉了一大半,帕特把吃剩的玛丽.安恩的肉体放进冰箱里,这些肉将足够他们吃很长一段时间。

玛丽.安恩美丽的头颅和全身洁白乾净的骨头被重新拼装好,安放在她自己柔软的粉红色床上。


附录∶

女孩回锅肉丁的原料和制作方法∶

体重100磅的美丽女孩一个;
洋葱(切片)25磅;
土豆(去皮)25磅;
14杯食盐;
14杯辣椒;
水量应该漫过女孩;
小火炖煮,直到肉和骨头分离;
把女孩从锅里捞出来;
去除骨头,分离所有内脏(做另外的菜);
把肉切成小块放回锅里,同时加入其它配料继续慢火炖烧;
把肉煨烂到可以拉出丝来为止;
可供15~20人食用(取决於女孩的大小)。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